WE专刊

作者:irisjyyu 2015-01-16
Hugh Evans:数字技术如何解决贫困

Hugh Evans:全球消除贫困计划首席执行官及联合创始人

 

演讲摘要

Hugh Evans:数字技术如何解决贫困

 

我是“全球消除贫困计划”的首席执行官及联合创始人。我对赤贫有深刻认识始于12岁,那时我正在澳大利亚墨尔本念书,有一位女士希望发达国家筹集资金资助发展中国家的项目。14岁时我赢得一次机会去菲律宾,在菲律宾的一个晚上深刻地影响了我一生。你或许听说过的贫民窟,里面的人都是靠捡垃圾维生。当时我遇见一个菲律宾小孩,他也14岁。那一晚我们来到他的住处,我永远忘不了那天晚上,那股包围着我们的恶臭,蟑螂在身上爬来爬去。我想,出生在何处真是偶然的事,我和他的命运完全可以对调。那次活动结束后,我对妈妈说,我想这一辈子都投入到消灭赤贫的事业中去。

 

2004年我在澳大利亚建立了“橡树基金会”。2005年我们的事业发展到了一个转折点,我们利用社交媒体和数字技术极大地推动了事业的发展,现在已经有25万成员。我们希望不仅是自上而下,也能够自下而上地发展我们的运动。我的一生一直在试图解决这个问题:怎么样能够使世界上12亿生活在赤贫状况下的人摆脱贫困。为达到这个目标,有几个问题非常重要。

 

第一,我们要小心选择要解决的问题。比如粮食安全、健康、教育、男女平等的问题都是非常重要的问题。这样才能确保所有的项目都会在穷人中产生最大的影响。

 

第二,建立一些像游戏一样的互动平台。例如用社交媒体告知大家扶贫工作进行到了什么步骤,然后通过社交媒体,让更多的人参与其中。

 

第三,使用各种活动影响政府、企业人员还有公众。同时我们要衡量一下,我们做的这些工作,到底对纾贫解困有多大影响。

 

我们的目标是让世界上12亿生活在赤贫中的人摆脱贫困。今天我希望大家减少对自己的怀疑,共同来支持“世界公民”的事业,我期待与中国的“世界公民”共同努力。

 

节选自2013WE大会演讲

 

连接者:石强  CCTV大型纪录片《互联网时代》总导演

Hugh Evans的经历告诉我们,社交网络在一群年轻人手上释放出激动人心的“正能量”。在消除贫困的问题上,政府不可避免地存在成本过高、流程冗长等官僚主义问题,Hugh Evans的“全球消除贫困计划”,利用社交网络,以极低的成本连结志同道合的人,汇聚散落的资源,并最终形成一股改变世界的力量。如何激励用户参与?仅凭伟大的目标和崇高的口号显然是不行的。现在的用户习惯于碎片化的信息和实时的反馈,换言之,他们需要马上知道自己行为的结果,这如同游戏的即时奖励机制。

 

Hugh的团队建立了类似网络游戏的互动平台,让每一个用户因参与感而愿意不断贡献自己的力量,这些汇聚的力量影响了政府和联合国,并促使他们做出改变。这就是互联网时代自下而上的变革方式。社交网络的力量有其自身的规律,如何利用这种规律,充分发挥互联网集腋成裘的能力,让唤醒的力量帮助世界向更好的方向发展,这是需要我们密切关注的。

连接者:曹轲  南方网总编辑

Hugh Evans谈到社交媒体怎样建立“世界公民”运动,来帮助彻底消除极度贫困。对于媒体而言,搞好新闻报道和舆论监督,就是它立足行业所能做出的最大的社会公益。同时,我们不是主张泛泛而论地去做“好人好事”,没有一个媒体能解决所有社会问题,媒体必须解决和主营业务有关系的社会问题,创造出既有益于社会、也有利于媒体自身的共享价值。至于技术和社交媒体对公益的影响,Hugh Evans没有充分地讲。我尝试列出在这两种因素影响下,如何制定、实施公益的数字化策略:以数据为基础,以关系为核心,以互动为过程,以信任为本质,以价值观为纽带,围绕相关人群,建立起与相关元素的强关联,构建基于“关系”内涵的线上线下社群,影响有影响力的人。

 

连接者:赵嘉敏  译言网、东西网创始人

Hugh Evans15岁起立志将此生献于消除全球贫困的事业。他所发起的“全球消除贫困计划”通过举办大型活动,并借助社交媒体的传播效应引起人们对贫困问题的关注,该计划所取得的成效是令人惊叹的。但也有人批评休·埃文斯和他的“全球消除贫困计划”,认为这会导致家长专制式的、带有殖民色彩的做法,以一种居高临下的态度去扶贫,却很少真正关心扶贫对象的心声和反馈。更有人认为“全球消除贫困计划”大张旗鼓地举办活动,实际上是浪费资金。Hugh Evans在演讲结尾引用萧伯纳的话,以抒发“社会进步有赖于非理性之人”的胸臆。技术,在改变世界。

 

连接者:黎文  资深杂志人、《城市画报》新媒体实验室创意总监

Hugh Evans的“让贫穷成为历史”运动十分有趣,他促成了2006年“让贫穷成为历史”演唱会以及2007年“让贫穷成为历史”的系列路演活动。这些运动促使澳洲政府决定在2015年将对外援助预算从国民总收入的0.3%提高到0.5%,令全球最贫困人口每年额外获得43亿美元的资助。扶贫变成了像Hugh所说的“像游戏一样的”互动行为,通过社交媒体让更多的人参与,让慈善活动变成了一件人们乐于参加的运动。

 

连接者:洪波  独立IT评论人

数字技术能为消除全球贫困问题做些什么?Hugh Evans和他的团队又是如何通过社交媒体让更多人参与到这一公益项目中,甚至拉来了联合国秘书长、盖茨等一大批社会名流为他们的项目站台?他们怎样募集到14亿美元的基金?我印象最深的是Evans在演讲中提到的:行动起来。在一连串具体、切实的行动之下,消除贫困这一抽象而宏大的主题,变得可感、可触、可参与。Evans和他的团队证明,行动派改变世界。

 

连接者:胡泳  新媒体批评者

全球有12亿人每天的生活费用在1.25美元以下,为改变这种状况,Hugh Evans致力于推动在教育、儿童和妇女平等领域内政策的系统变革。在此,社会动员能力非常关键。Hugh认为,单纯的集资是过时的慈善。影响力和互动才是现代慈善的根本。而社交网络无疑是提升影响力的最佳途径。 Hugh将通过社交网络提升影响力和互动视为一种“游戏化体验”,这种体验包含五个部分:学习、表达、给予、购买、行动。

前沿杂志
互联网前沿42

无人驾驶汽车正从科幻变成现实。作为第二次机器革命(即如今的人工智能变革)的重要产物和标志,无论从未来5年、10年抑或20年来看,无人驾驶汽车都可能产生巨大影响,这些影响牵扯到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需要政策制定者现在就开始绸缪无人驾驶汽车的未来并应对其潜在影响。

2018-07-11

全站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