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前沿

互联网前沿37

数字经济崛起

作者:lilian 2017-02-28
你有错失恐惧症吗?

  熊希灵 腾讯研究院S-Tech 观察员

  相信大家对这种体验并不陌生:自己每天几乎不会错过微信朋友圈的任何消息,间隔不到一小时就要拿出手机来刷一刷。偶尔连续几小时专注于完成某事后,放松下来的第一刻往往就是迫不及待地打开朋友圈。
  人的行为受动机的影响和支配。一般来说, 动机越强, 对行为结果的期望越高,行为中的压力和焦虑感就越大。由于现代商业社会打破了原来的熟人小圈子,现代人在社会交往中存在多种复杂的动机,社交焦虑也就在所难免。
  影响社交焦虑的因素
  影响社交焦虑的因素除了比较稳定的个体人格差异外(Rice & Markey,2009),社交情境也是一个重要因素(High & Caplan, 2009)。比如公开演讲就是一种让普通人会感到焦虑的经典情境(Clevenger, 1959),甚至有调查表明害怕公开演讲的人数比例(41%)高于害怕死亡人数的比例(19%)(Lieberman, 2013)。这就提示我们或许可以从改变社交情境入手,来降低现代人的社交焦虑感。
  网络带来了福音?
  互联网的确给我们创造了这样的机会——随着低价智能手机的普及和互联网逐渐“社交化”,网络社交在整个社交结构中的比例越来越大。有研究表明现代人在网络社交时的压力感和焦虑感都很低(Weidman, 2012);现实社交焦虑水平较高的青少年, 在网络社交中体验到较现实社交更高的友谊质量和更低的社交焦虑水平(Desjarlais & Willoughby, 2010)。
  研究者们认为网络社交的匿名性、非同步性和便捷性促进了人们的自我表露意愿,降低了被评价的恐惧,从而促进了社交尝试形成良性循环(He, Chen, He & Zhou,2014)。
  听起来互联网简直就是“社交焦虑者”的福音!但是事情显然没有这么简单,互联网为我们提供低社交焦虑情境的同时,也给我们带来了造成焦虑的新情况——错失恐惧(fear of missing out, FoMO)。
  FoMO——错失恐惧
  错失恐惧(fear of missing out, FoMO)描述的便是类似体验,指害怕错过社交圈新鲜事(例如,缺席了聚会、没注意到八卦新闻)、渴望通过了解他人正在进行的活动而与他人保持联系的现象(Przybylski, Murayama, DeHaan, & Gladwell, 2013)。
  这种现象随着近年来社交媒体的兴起而受到广泛关注。因为有研究者认为,facebook、twitter这类社交媒体为寻求社会联系、获得更高水平的社会卷入提供了便利,有错失恐惧的人群也更容易沉浸于社交媒体的使用中(Ellison,Steinfield, & Lampe, 2007 )。通俗来讲也就是:在没有社交媒体的年代,FoMO高的人充其量也就是喜欢八卦拉家常,而在如今社交媒体如此发达的年代,直接导致了这类人对社交媒体的时间投入增多。
  如果研究仅止于此,似乎也没什么。FoMO高的人既然喜欢刷社交媒体,那就让他们刷呗,说不定社交媒体还能减轻他们因为错失恐惧而产生的焦虑感。然而糟糕的是,有研究表明手机使用越频繁,大学期间学习成绩(GPA)和生活满意度越低,并且真正对学习分心产生显著影响的行为是刷Facebook,收发短信和邮件则对学习分心影响不明显(Rosen, Carrier & Cheever, 2013;Lepp, Barkley & Karpinski, 2014)。
  FB如何影响我们的学习?
  尽管研究者还没有找到Facebook跟收发邮件短信相比,让学习表现更差的明确原因,但有两个可能的原因将会是未来寻求实证证据的方向:
  一方面Facebook的动态是在一定范围内公开呈现的,较之一对一的邮件短信,更像是在一个公共区域的交流,势必对人的印象管理产生影响,可能会因此耗费更多的认知资源用于互动,从而占用了工作记忆空间,以致显著降低了学习表现;
  另一方面由用户产生内容的Facebook的动态更新频率极高,信息产生几乎是无限膨胀的,当我们拿出手机只是想看看别人回复了我们动态的时候,往往也容易被别人更新的动态所吸引,于是跟随手一分钟回个短信相比,很容易就耗掉了数倍不止的时间。
  另外有趣的一点是,FoMO无论与正面情绪还是负面情绪,都呈现显著正相关——这表明FoMO高的人群情绪充满矛盾,刷社交网络的时候内心感受极可能也是爱恨交织——社交媒体上本身存在展示性的印象管理作用,普通人在社交网络上会更倾向于表达积极情绪的内容(Qiu, Lin, Leung & Tov, 2012),FoMO偏高的人群太过于投入去了解别人在做什么,看到的往往还是别人在晒美食美景等自己没做成的,如何能好好享受自己的生活。
  归属感、认同感与错失恐惧
  最新的研究表明,青少年人群FoMO偏高的深层原因是对归属感、受欢迎感的渴求。青少年在成长过程中逐渐开始脱离父母,更加依赖于同龄人建立社交。在这个阶段,同伴成为社会支持的主要来源(Bokhorst,Sumter,& Westenberg,2010)。青少年会特别强烈地想要与同伴建立关系,归属于同伴的群体并且希望受到同伴的欢迎。这种需求的驱动造成了FoMO的偏高,并且还会因此反过来感受到社交媒体带来的归属感压力。
  内心戏:我想在Facebook上受欢迎,我就得随时保持对他人动态的关注以了解大家都在Facebook上谈论什么。

  从而进一步造成了社交媒体的频繁使用。这几个变量的关系可以清楚地表现为如下结构方程模型:

图1:归属需求、受欢迎需求、错失恐惧与社交媒体使用的关系。         

(Beyens, Frison & Eggermont, 2016)

  脑科学中的“社会监测系统”
  如果说这一研究结果还是基于问卷调查法在现象层面研究而不够让人信服的话,那我们还有个简略版的脑科学解释:人的大脑当中存在一个“社会监测系统”(social monitoring system,SNS),这一系统主要是监测各类社会性的信息(比如被排斥或接纳)以为人的社交行为提供决策线索。Lai(2016)等人利用事件相关电位技术(ERP)对26名健康成人进行了研究,结果发现,FoMO的水平与大脑右侧颞中回的激活存在高相关,也就是FoMO高的人,“社会监测系统”也更活跃,尤其是对社会接纳信息的线索会更敏感,更希望获得别人的认可。这种敏感性让他们的注意力更容易被别人积极互动的状态所吸引,更想要通过社交媒体来获取他人的认同,从而导致社交媒体的使用愈加频繁。
  解铃还须系铃人
  看到这里,是否觉得该关闭朋友圈功能甚至扔掉手机以避免频繁刷社交媒体带来的负面影响呢?倒也不必,解铃还须系铃人。假如你确实是因为错失恐惧水平偏高而频繁刷手机,不妨想想自己为什么会存在错失恐惧?要想破除错失恐惧造成的迷局,最关键还是在现实生活中找到足够的社会支持以满足自己的归属需求。要做到这种满足,说起来也不复杂:
  一、常回家看看。社会支持排在最前面的往往是亲人的支持,天然的血缘纽带让人不需要额外的社交努力便能联系在一起。尽管父母与子女、长辈与晚辈之间的代际差异会对沟通产生不利的影响,但只要不触及根本的价值分歧,做做家务聊聊日常一定会让你对“家庭”的感受更有归属。
  二、多出去走走。尽管Facebook设立的初衷是让彼此已经认识的人通过网络联系得更加紧密,然而人们在线上所能开展联系的方式却是相对单一的信息传递。线下的活动则显然丰富得多,与朋友多出去踏踏青、尝尝鲜,不仅生活更多彩一些,朋友间的归属感也会更强,因为你们有了更多共同的经历体验。
  测评:你的FoMO指数——
  以下每道题请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按1-5进行打分(1为完全不同意,5为完全同意)。总平均分>3则已经是较高的FoMO水平。
  1.我担心别人获得比我更多的有意义的经历(I fear others have more rewarding experiences than me.)
  2.我担心朋友们获得比我更多有意义的经历(I fear my friends have more rewarding experiences than me.)
  3.当我发现朋友们在我不在的情况下玩得很开心时,我会感到不舒服(I get worried when I find out my friends are having fun without me.)
  4.当我不知道朋友们在忙什么的时候,我会感到焦虑(I get anxious when I don't know what my friends are up to.)
  5.我在意自己能否明白朋友之间说的笑话(It is important that I understand my friends "in jokes".)
  6.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在追赶潮流上花了很多时间(Sometimes, I wonder if I spend too much time keeping up with what is going on.)
  7.如果我错过了一次与朋友们见面的机会,那么我会感到困扰(It bothers me when I miss an opportunity to meet up with friends.)
  8.当我获得了一次有意义的经历,那么是否将这次经历的细节分享到网上去(如更新微博、朋友圈状态),对于我来说很重要(When I have a good time it is important for me to share the details online (e.g.updating status).)
  9.如果我错过了一次预定好的聚会,那么我会感到困扰(When I miss out on a planned get-together it bothers me.)
  10.即使是在假期里,我也会持续地关注好友们的动态(When I go on vacation, I continue to keep tabs on what my friends are doing.)
  以上错失恐惧的量表中文译自Przybylski(2013),未经严格学术修订,仅供参考
前沿杂志
互联网前沿42

无人驾驶汽车正从科幻变成现实。作为第二次机器革命(即如今的人工智能变革)的重要产物和标志,无论从未来5年、10年抑或20年来看,无人驾驶汽车都可能产生巨大影响,这些影响牵扯到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需要政策制定者现在就开始绸缪无人驾驶汽车的未来并应对其潜在影响。

2018-07-11

全站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