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前沿

互联网前沿36

区块链:信用革命与商业未来

作者:lilian 2016-12-19
儿童使用手机影响研究:好处、坏处及未知方面

  

  编译:曹建峰  腾讯研究院研究员

  儿童使用智能手机、平板电脑等移动交互式设备越来越普遍和频繁。但是,对于儿童,尤其是对于婴儿、幼童和学龄前儿童,手机对其行为和人生发展的影响,尚未得到充分研究。笔者前段时间在网上看到一个广泛流传的小视频,在其中,当把智能手机一给那个小孩,他立即就不哭了,当把智能手机从其手中夺走,他立马就放声大哭。手机越来越多地被作为让儿童“闭嘴”、冷静下来,或者占用其注意力的一个“封口玩具”,这是否会对儿童后来的人生轨迹产生或好或坏的影响?
  Jenny S. Radesky等学者在《儿科》(Pediatrics)杂志撰写《儿童使用移动交互式媒体:好处、坏处及未知方面》(Mobile and Interactive Media Use by Young Children: The Good,the Bad,and the Unknown),系统梳理既有研究,指出未来研究方向,并为家长提出儿童使用手机的初步指引。这些指引包括:
  第一,手机可以为教育小孩提供机会,但父母应当决定什么技术和内容最适合他们的小孩,为其小孩使用手机设定规则,并回避移动设备上的暴力;
  第二,应当建议适合于不同年龄的教育性内容;
  第三,鼓励父母自己首先尝试游戏、APP等,与小孩一起玩,并在事后询问其效果;
  第四,强烈建议父母和小孩一起使用交互式媒体,而非让小孩独自使用;
  第五,预留必要的家庭时光,或者实行必要的“手机斋戒”。
  儿童对智能手机、平板电脑等移动交互式设备的使用在迅速增长。然而,与之形成强烈反差的是,关于手机屏幕使用对学习、行为及家庭关系的影响的研究,却显著地滞后于手机在儿童中的普及。除了最近有建议提出,为了教育目的,有限制地使用手机对于2周岁以下儿童可能是合适的;明确针对儿童使用移动设备的少儿指南尚未形成。
  需要新的指南,因为移动设备不同于电视,这主要体现在三个层面:多形态(比如视频、游戏、教育软件)、交互能力及手机在儿童生活中的普遍存在。针对婴儿、幼童和学龄前儿童使用手机的推荐性规范尤为重要,因为手机屏幕使用对这一群体的影响可能更为显著。这一评论文章便是为了回顾既有文献,讨论未来研究方向,并为家长提供初步指南。
  一、儿童早期使用手机:证据和理论
  1.教育价值
  尽管很多研究表明,Sesame Street、Blue's Clues等电视节目可以提高学龄前儿童的早期学习能力,但与其在现实生活中的交互活动不同的是,30个月以下儿童不能从电视和视频中学习。然而,手机等交互式设备因儿童的使用行为而随机反应,因此可能促进儿童更好地吸收、记忆被教授的素材。比如,在向24个月大的儿童教授语言时,可视电话软件等社交媒体(意即,具有恰当内容、时间限制和强度)和现实生活中的交流一样有效。但是,婴儿和幼童是否可以从交互式屏幕中学习,这方面的已发表的研究是匮乏的。
  鼓舞人心的研究表明,阅读软件、电子书等交互式媒体给儿童提供了练习字母、语音及文字识别的机会,可以提高早期读写能力。电子书一方面有助于提高儿童的词汇积累和阅读理解能力,另一方面可以通过数字化增效(比如口头叙述、同步文本突出、内置语音效果、动画、游戏)提高儿童的参与度。然而,研究表明,这些外在的电子书增效也可能将儿童的注意力从故事本身转移,并且妨碍理解。换句话说,交互式媒体的视觉设计、音效及触摸屏,既可能吸引儿童学习,也可能使他们分心,将其注意力从教育性内容本身转移。为了促进学习,在这两者之间实现平衡是必要的。
  2.分散焦虑
  手机等移动设备可以有效地分散儿童注意力并娱乐他们,这一能力也是儿童使用手机的一个潜在好处。实际上,在麻醉诱导或者医疗/手术过程中,越来越多地利用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来分散儿童的注意力。然而,在外出办事、驾车及下馆子等日常活动中,利用手机等移动设备占据儿童的注意力,正成为一个普遍的行为控制工具,业界将其称为“封口玩具”(shut-up toy)。因为儿童需要发展自我控制的内在机制,因此需要确定,尽管短期可能很有用,但当把手机作为使儿童冷静的一个主要方式来用,移动设备使用是否可能有害于其后来的社会情绪产出。
  3.活动取代
  过度看电视之所以给儿童发展带来负面影响,是因为它取代了儿童和照料者之间以语言和游戏为基础的交互活动。移除设备的便携性和无处不在使得其更加有可能取代人际交互及其他丰富的活动。因为市场上存在成百上千的被冠以“教育性的”APP(然而并无证据证明这一主张),相对增加儿童的手机屏幕使用时间,父母可能感到放心,不会产生抵触情绪。尽管交互式媒体可以很好地教授具体的知识(所谓的技能和训练),但是对于其他重要的学前技能,比如自我约束、同理心、社交技能及问题解决能力,儿童主要是从探索自然环境,与同辈和照料者互动,以无约束的、创造性的方式玩耍中习得的。更进一步,交互式媒体使用可能取代儿童的感觉运动活动(比如操纵、攀爬、建造),这些活动支撑着对后来在数学和科学上的成功意味重大的视觉运动技能的养成。
  父母使用手机也可能疏远父母与孩子之间的互动。父母使用手机通常涉及工作、差事、社交或其他内容,会占用大量时间和精力,因此可能使得在手机使用和管教孩子上的注意力分配更加难以平衡。另一方面,可视电话APP允许儿童与远方家庭成员或者在服兵役期间与亲友维持面对面互动,从而帮助增强人际关系。
  4.背景和父母参与
  类似于传统媒体使用行为,儿童对移动交互式设备的使用并非发生在社会真空当中。很多因素,包括教养方式、社会经济地位及儿童脾性,给媒体对儿童行为和发展的积极和消极影响带来微调。最重要的因素是,媒体使用过程中的父母-孩子(或者老师-儿童)互动,也即我们如何利用技术,而非技术本身的质量。移动交互式设备在通过照料者和儿童共同参与来促进学习上,具有很大的潜力,比如,通过为父母-孩子活动演示观点,通过将低文化水平的父母所不熟悉的教学策略模型化(比如对话式阅读、语音或者语音组合技能)。
  二、研究需求
  既有研究是有限的,依然存在很多有待研究的问题,比如:
  1.相比于现实世界中的经历,儿童在什么年龄可以开始从交互式媒体学习什么内容?
  2.在不同的发展阶段,什么样的平板电脑能增强促进最大化的学习效果?
  3.在儿童的学习经历中,来自于低文化水平家庭的儿童更多从APP中而非从与照料者互动中获益?
  4.具有自控问题的儿童,他们的父母可能利用手机等来安抚他们,由此会对其未来带来更好的结果还是更糟糕的结果?
  三、对父母的初步指引
  尽管仍有太多需要研究,临床医生可以向有小孩的父母特别提出交互式媒体使用的问题;实际上,父母或者儿童使用移动设备通常为教育小孩提供了机会。
  对于移动交互式媒体,最需要问的问题是,父母如何决定什么技术和内容最适合他们的小孩,以及他们如何监督并为小孩使用手机设定规则。应当回避移动设备上的暴力,而一旦遇到,应当帮助小孩理解它。
  提供者可以建议适合于不同年龄的教育性内容,并建议使用PSB Kids、Sesame、Workshop、Common Sense Media等渠道来指引媒体选择。
  鼓励父母自己首先尝试游戏或者APP,与小孩一起玩,并在事后询问小孩,以了解其是否学到了东西。
  临床医生应当强烈强调父母和小孩一起使用手机等交互式媒体的好处,因为这样可以增强其教育价值。
  此外,探寻移动交互式设备的使用,不但为父母如何帮助其小孩学会自控提供了一个窗口,而且是探讨媒体如何既支持又替代父母-孩子互动的机会。
  电视对儿童的影响,包括积极和消极影响,已经被很好地研究并记录了。移动设备,由于其便携性和交互式组件(主要是触摸屏),正在将媒体带到儿童经历的方方面面,因此应当得到很大的关注和研究。

  在人们对手机对儿童的影响揭晓更多之前,儿科医生可以提供如何保存高质量、紧密的家庭互动的指引,无论是通过“手机斋戒”或者一段特别安排的家庭时间,并且提供如何在童年早期养成健康的媒体使用习惯的指引。


    [1]http://jamanetwork.com/journals/jamapediatrics/fullarticle/1840251
  [2]https://www.academia.edu/11818982/What_researchers_have_learned_about_toddlers_and_television
  [3]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3962808/
  [4]http://journal.frontiersin.org/article/10.3389/fpsyg.2014.00715/full
  [5]https://www.ncbi.nlm.nih.gov/pubmed/22766593
  [6]http://pediatrics.aappublications.org/content/early/2014/03/05/peds.2013-3703
  [7]http://scholarworks.umass.edu/cgi/viewcontent.cgi?article=3556&context=theses

前沿杂志
互联网前沿42

无人驾驶汽车正从科幻变成现实。作为第二次机器革命(即如今的人工智能变革)的重要产物和标志,无论从未来5年、10年抑或20年来看,无人驾驶汽车都可能产生巨大影响,这些影响牵扯到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需要政策制定者现在就开始绸缪无人驾驶汽车的未来并应对其潜在影响。

2018-07-11

全站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