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专刊

作者:irisjyyu 2015-01-16
段永朝:天性,互联网的灵性回归

段永朝:跨界思想家、财讯传媒(SEEC)首席战略官

 

演讲摘要

段永朝:天性,互联网的灵性回归

 

我今天要讲一个故事,故事的主角大家都很熟悉。他就是牛顿。力学三定律、微积分、七色光,都是牛顿给这个世界的贡献。大概很少有人想到牛顿还有另外一面。1936年,牛顿的一个后代把牛顿的一个手稿箱拿去拍卖。按正常思维,手稿箱里面一定充满了关于数学、天文学、物理学的种种计算。但真实的情况不是这样,里面都是一些关于炼金术的文章。为什么一个伟大的头脑会痴迷炼金术将近30年?炼金术在我们的记忆中十分遥远,在最近几百年间销声匿迹。但是我们知道吗,炼金术已经存在了两千年了。所以我们有必要在更宽广的尺度下来思考这些问题。

 

一位伟大的德国的社会学家马克斯·韦伯,他讲了这么一句话:工业时代带给我们的固然是解放,但是不要忘掉它同时带给我们奴役。互联网让我们每一个人变得焦躁不安。有一个统计数据,说我们每个人忍不住看一次微信的时间间隔只有6.8分钟。那就说明我们经常被一种冥冥之中的力量驱使着。我们的时空压缩了,同时我们的焦虑感也增长了。

 

尼古拉斯《大连接》这本书的结论是这样的一个标题“一切就是一,一就是一切”,这就是炼金术的标准术语。一个非常著名的心理师Jeffrey Raff非常有体会地告诉我们“没有信仰的想象,是幻想。”但是我们今天发现,在我们的脑海里信仰的操作系统已经完全被工业化的思维方式所占据。我们可能需要呼唤另外一种信仰、另外一种信念。这个信念就是乔布斯的这句话“听从你的内心”。有了互联网我们可以走在一起,并且迎来一个有温度的世界,当我们彼此触摸对方,当我们彼此又紧密相连的时候,我们感觉到的是有温度的、有灵性的对方的存在。

 

节选自2013WE大会演讲

 

连接者:赵嘉敏  译言网、东西网创始人

It from bit(万物源于比特)”,物理学家约翰·惠勒(John Wheeler)如是说。其言下之意,所有事物归根结底都是“是”与“非”的选择。人类本身便是自然选择的结果。曾经统治地球的爬行动物被无情地淘汰,代之而起的是哺乳类。之后又经过亿万年的变异和选择,才诞生了现代人类。

 

人之所以被选中成为“万物之灵”,是因为人能够处理更多的信息,做出更多的选择。当人类本身的能力接近极限时,科技又大大延展了人类处理信息和做出选择的能力。人被选中的另一个因素是人的社会性,当亿万个个体的选择汇聚在一起时,一种新的基因——弥母(meme)——就从人类社会中涌现出来。这种被称为文化基因的弥母是人类社会演化的内因,或者说,是人类社会演化的群体选择。

 

这种群体选择并非完全自主。宇宙是我们所知的最巨大的信息处理器,人类社会处理信息的能力再强,也只是其中的一个微小处理单元。人类社会唯一可以与宇宙相提并论的是,它们都是一种自益(bootstrapable)的信息处理器——即从最初始很微不足道的信息处理——一个读取,一个运算,或是一个写入——开始,可以演化出无穷无尽的信息及相应的处理能力。所谓“合天道”,大意如此吧。

 

人类的存续与否,很大程度上就取决于弥母的演化——或者说,群体的选择——是否“合天道”。复杂性和多样性是基本要素。而复杂性和多样性的特征又暗示着未来可能存在不止一条道路。TED演讲者苏珊·布莱克摩尔(Susan Blackmore)提出人类与科技的融合会诞生新的基因——缔母(teme),这与凯文·凯利关于超生命(hyperlife)的预言相符,也是人类未来很可能的一种选择,或者更确切地说,是未来部分人类可能的一种选择。

 

不管怎么选择,保持复杂性和多样性的不断增长是必须满足的一个前提。我们相信那些美好的事物和情感,是因为“美好”有利于产生出更多的复杂性和多样性,有利于包容更多的复杂性和多样性。而我们之所以能被“美好”所感动,正是因为我们相信“美好”是对我们最有利的选择。有人批评惠勒的表达,认为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Bit from it”这里的it,是万物的本来,是中国人所说的“道”。信仰和选择,正是人类的灵性所在。

 

连接者:姜奇平  中国社科院信息化研究中心秘书长、《互联网周刊》主编

段永朝演讲的主题是天性。

 

在后台,我对段永朝说,如果十年后再看今天的演讲,你比国外的大牛更牛。因为国外大牛虽然牛,但只是牛在对计算的物性理解;而你牛在对计算的天性理解。

 

记得上一次,我向凯文·凯利介绍说,段永朝是我们这里的哲学家。他马上问了段永朝一个问题:中国信仰什么?段永朝微微一笑,回答说:天人合一。凯文·凯利不知是否听出其中机锋。这是段永朝一语双关,针对《失控》“定制”的答案。

 

我理解段永朝的隐台词是说:西方人在思考计算的本质时,总是在人机关系上,最终偏到“机器取代人”上来。但这并非图灵的本意。对此,东方人强调问题的另一面:人有不可被物替代的天性(段永朝习惯称之为灵性,我习惯称之为心性)。

 

未来,将是东西方智慧的中和。这,就是此次段永朝演讲中点明的:“人和自然融为一体”。

前沿杂志
互联网前沿42

无人驾驶汽车正从科幻变成现实。作为第二次机器革命(即如今的人工智能变革)的重要产物和标志,无论从未来5年、10年抑或20年来看,无人驾驶汽车都可能产生巨大影响,这些影响牵扯到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需要政策制定者现在就开始绸缪无人驾驶汽车的未来并应对其潜在影响。

2018-07-11

全站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