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云019

作者: 2014-08-12
结束控制

推荐人朱翊 逐一时代(北京)传媒科技有限公司副总裁

 

推荐语:

1991年,正在赫尔辛基大学读书的李纳斯 托沃兹自己动手写了一个电脑操作系统,将其取名为“Linux”并公开了源代码。在后续十余年的发展过中,Linux借助互联网的帮助获得了数以亿计开发者和爱好者的欢迎,Linux本身也从开发者工具箱演变为能够与微软视窗和Unix抗衡的操作系统,成为具有强大吸引力的平台。

 

李纳斯 托沃兹开发Linux的初衷是“开发任何人都可以使用的操作系统,愿意接受别人在免费公开的前提下提供的修正、补充和增强。”

 

李纳斯 托沃兹2001年出版了个人自传《Just for fun》(中文版名为《乐者为王》)。在书中,李纳斯 托沃兹用平实而朴素的语言讲述了他的家庭背景、求学环境以及开发Linux操作系统的初衷始末,以及他本人对自由软件和互联网的见解与看法。

 

在《Just for fun》中,李纳斯 托沃兹阐述了他对控制模式的见解。在他看来,控制对技术释放、互联网精神、自由软件发展均有着巨大的阻碍作用。针对信息技术的力量控制,李纳斯 托沃兹认为人为控制方式只能对产品和行业带来全面的毁坏,并不能帮助公司在技术和市场方面取得成功。

 

当互联网正以立方体形式迎来全新发展浪潮之时,当互联网产品正呈现百花齐放之时,当互联网用户正呈现数亿规模增长之时,人为故意地控制产品、技术和用户,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或许李纳斯 托沃兹的这篇文章能给我们最好的诠释 

 

 

文章内容

结束控制

/Linus TorvaldsDavid Diamond/王秋海

既要生存,也要繁荣,这样的出路在于尽你所能去生产出最佳的产品。如果你无法靠此生存和繁荣,那么你就不该这么做。如果你无法制造出好车,那你就应该像石头滚落山坡似地衰落,如二十世纪七十年代美国汽车工业的写照。成功在于质量,在于给大众提供他们想要的产品。成功不是试着去控制人们。

 

麻烦之处在于,人们经常会被纯粹的贪婪所驱使,而这一点从长期来看最终会导致失败。贪婪导致了决定被偏执和控制欲所统治。那些错误的、短视的决策,导致了最终的灾难。

 

一个简单例子就是以美国公司的失败为代价的欧洲无线通信技术的初期成功。当美国电信公司还在试图利用他们的所有权独自控制市场时,欧洲电信公司已经围绕着一个单一标准(即GMS)而联合在一起了,并且选择了竞争。竞争的结果促使公司提供最好的产品和最佳的服务。美国电信公司被抛在了后面,他们为自己的竞争标准所困扰着。在一个有着共同标准的市场里,欧洲电信公司都拥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这也就是为什么布拉格的孩子们要比美国的孩子们早几年就已开始用手机来交换文本信息了。

 

如果你想通过控制某一资源这一手段来赚钱的话,那么你终会发现自己将 被市场淘汰。

这是一种专制的形式,历史上曾经有过大量的例子,它们的影响是负面的。比如说1800年在美国西部你控制了当地农民的水源。你对于用水很吝啬,因而要价很高。于是某一天,其他人设计出从其他地方引入水源的方法,而这种方法在你的高价水政策下不可避免地会变成有利可图的事业,这时你的市场就会崩溃。

 

技术在进步,可以被利用来将远方的水输送过来,或者促使环境发生改变。不管是哪种方式,你的垄断局面将会被打破,而你将会一无所有。这样的事情随时都在发生着。然而可笑的是,人们却依然没有看到。

 

让我们回到二十世纪音乐行业的衰退期,它所控制的资源是娱乐。公司拥有某个艺术家作品的所有权,艺术家创造出了一些独特的成功作品。公司可能在它所生产的每张CD上放上一到两首这类独特的作品。以这种方式,它就可以售出许多不同的CD唱片,而不是每个人都想要的一张包含了所有成功乐曲的CD。这时,有人就发明了MP3技术。于是突然间,音乐可以从互联网上下载。MP3正是给了消费者以选择的权利,因而是有利于消费者的。

 

如果一张典型的CD唱片需要十美元,而它里面只包含了一位消费者想要的两首作品,则对于这位消费者来说,更为理智的方法是单独地购买这两首歌曲,随同其他的一些他想要的曲目,以每首的MP3一美元的方式来购买。顾客不再陷于专制情形中了。水的价格变得如此之高,以至于对于有人来说,设计出一种可能从其他地方引入水源的方法变得有利可图。

 

也正是这个行业,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自己绊倒了自己。当磁带复制技术进入市场时,它试图阻止消费者将他们的音乐作品复制到磁带上,人们就如何保护其版权引发了争论。这是一个很糟糕的借口。音乐公司将道义大旗举得高高的,并诉诸于版权,其实它只不过是试图维持其对小环境的特权而已。事实上,磁带从未对音乐行业带来任何损害。不错,人们为了自己使用的方便确实复制了音乐,但那也仅仅意味着人们实际上购买了更多的密纹唱片,他们才有可能将之用于复制。

 

 

 

数十年后,CD出现了,CD的制造方式使你将曲目复制到自己的磁带上。偏执狂又来了。接着,数学磁带出现了。音乐公司又推出了一种不同的CD采样率——48千赫对比44.1千赫——目的在于防止使用者将他们的CD曲目复制到数字磁带上。不断地对消费者加压正是因为你想控制他们。在数学磁带的情形中,这一市场从未受到打击。这就有点像是试图愚弄大自然的力量。

 

于是不可避免地出现了DVD技术。这一次,行业给我们带来的是比VHS录像带更好的音像质量,更小的体积,更方便的利用方式。但他们进行了加密以防被复制。

 

更为雪上加霜的是,产商们还加上了地区代码。你在旧金山购买的DVD无法在欧洲的机器上播放。这就给行业注入了不正当的因素:嗨,伙计们,我们可以在欧洲以更高的价格出售我们的影碟!因此让我们确保欧洲人无法在美国购买影碟。

 

娱乐业是否早就应该预见到这一显而易见的结局了呢?也就是说,水的价格是如此之高以至于总有人会设计出一种新的方法引入其他地方的水?

 

是的,正当音乐行业贪婪地试图通过技术来控制人们的时候,DVD加密已经为人所破解了。它们甚至不是被那些想复制DVD的人们所破解的,而是被另一些人所破解的。这些人只不过是想在Linux操作系统环境下观看影碟而已。

 

也正是这些人,他们实际上想购买DVD,却又行不通,若非是解码的话,影碟在他们的设备上根本无法使用。行业保护其领域的动机没想到却发生了意外:它只不过是防止了市场的扩大,却创造了解DVD区位锁的动机。于是又一次,短期战略后来被发现是一个错误的决策。

 

娱乐业只不过是其中的一个例子而已。数年来,软件行业也发生着同样的事情。这也就是为什么微软的捆绑软件战略最终注定要失败。另一方面,开放源代码产品,决无可能以一种专制的方式来使用,因为它们是自由的。如果有人试图以Linux为载体来捆绑销售它,那么,其他人就可以对它进行反捆绑,从而以人们真正想要的方式来出售它。

 

试图以技术来控制人是决不可能成功的。它最终总要对公司造成损害,而且也会阻碍人们对于该项技术的接受。最近的一个例子是Java,它现在已经远没有其初期那么富有吸引力了。原本想要控制Java,但Sun公司却基本上已经失去了它。Java现在依然运行得很好,然而却显然没有充分发挥其潜力。

 

Sun并不仅仅试图通过Java本身来赚钱,公司将编程语言视为是使计算机对用户来说更为独特的一种手段,并且顺便也出售更多的Sun硬件。然而Sun并不是真正想靠Java来赚钱,与此同时他们确实意识到他们不得不维持自己对它的控制。

 

但问题是Sun太急于与微软分庭抗礼。他们为恐惧、嫌恶和憎恨所驱使,而这是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处理商业问题的一种方式(想想“感恩而死”乐队的歌词:“不是没有时间来憎恨”)。

 

由于他们是如此憎恨和害怕微软,以至于他们做出了错误的许可证决策。Sun使得每一个人,甚至包括他们的合作伙伴,都难于使用他们的产品。这也就是为什么像惠普和IBM这类公司最终都决定开发自己的Java工具。他们只是简单地说:“干掉Sun公司。”

 

Sun试图通过两种不同的标准化实体来使Java标准化。由于控制问题,每一次他们都是勉强度过难关。

 

 

 

一方面,Sun想使语言标准化,但另一方面他们并不想放松对它的控制。于是标准化部门说道:“嗨,这并不仅仅与你自己有关。”结果,Sun只好将此事搁浅。这是公司试图以对于那些实际使用这项技术的人们来说毫无意义的方式来控制技术的一个典型例子。对于公司来说,这种努力总是要失败的。它也会使技术本身失败——或者使它不再被人们所接受。

 

与此相对照的是掌上计算机公司所采取的“如果你喜欢什么就让它自由”这一战略。“掌上人”开放了他们的开发环境,也开发了他们的平台,这不仅仅是针对卖主,也针对那些想为平台编写程序的个人。“掌上人”公开了他们的应用编程接口(API)代码,并且可以很容易地免费获得他们的开发工具。

 

这样的结果是创建了以掌上为核心的小型产业。它造就了掌上现象,而不仅仅是在新市场里角力的一家公司。因此现在你可以看到有许多公司在出售基于派乐(Palm Pilot,一种掌上电脑)平台的游戏,以及更多先进的日历程序,而不仅仅是派乐公司自己提供的程序。现在消费者可以选择他们想要的软件,这样每个人都从中受益,尤其是派乐公司,它由于开放了自己而获得了更大的市场份额。

 

Handspring公司利用其设备护目镜(Visor)也在做同样的事情。它是派乐的竞争者。它使用派乐操作系统。公司将开放性又往前推进了一步,允许放开诸如GPS接收器和移动电话附件等硬件程序的源代码。像掌上一样,翻跟头公司也正在创造一个支持新平台的公司群体。Sun本身应该允许每个人都可以开发他们自己的Java语言——不加任何限制——也完全可以保证他们自身做得更好。那正是公司不被贪欲或者对竞争的恐惧所蒙蔽的标志。那也是一个公司相信自己实力的标志。

 

节选自《乐者为王》

       中国青年出版社20017

前沿杂志
互联网前沿42

无人驾驶汽车正从科幻变成现实。作为第二次机器革命(即如今的人工智能变革)的重要产物和标志,无论从未来5年、10年抑或20年来看,无人驾驶汽车都可能产生巨大影响,这些影响牵扯到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需要政策制定者现在就开始绸缪无人驾驶汽车的未来并应对其潜在影响。

2018-07-11

全站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