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专刊

作者:irisjyyu 2015-01-16
问未来

汤道生:腾讯公司社交网络事业群总裁,集团高级执行副总裁

 

问未来

汤道生: 大家下午好,我叫汤道生,我在腾讯负责管理社交网络事业群。刚才Nicholas Christakis博士和Tim Berners-Lee爵士分享了对社交网络的看法,值此难得的机会,我向两位请教一些关于社交网络的问题。第一个问题想问Nicholas Christakis,您提到社交网络是动态的,与生命一样有活力,但现实中的社交网络与在线社交网络有什么差别,彼此之间又怎么影响?

Nicholas Christakis这问题有两部分,我们有一些深层次根本法则支配着人类互动的方式,那些法则不但制约了我们在网上的互动,也制约了面对面的互动,因此在有些情况下我们无法摆脱人性。但其它方面我们能摆脱,由于某些技术的功劳,我们也确实将其改变了。我觉得主要有四个方面:首先是互动的规模,远远超越面对面的互动;另外就是互动的共性,我们以前所未有的方式进行协作;第三点是互动的特定性,二十年前,若我想找位住在上海的中国兽医,而我住在纽约,这是非常难找到的,现在几秒钟能够找到了,这是特定性;最后就是虚拟性,在线世界中,我们可以拥有各种各样在现实世界难以实现,而在网络世界则轻而易举的身份。这些是线上线下互动的部分差别。

 

汤道生:现在我的这个问题请Tim来回答,当今网络上的数据量非常庞大,但是这些数据比较混乱。是否有更好的办法从整体上来组织全球的数据?

 

Tim Berners-Lee今后的发展方向为“小块松散组合”,将会出现小规模的规则,当你向网上输入信息时,同时也会建立一项规则,别人向网上输入信息时,他们也会建立自己的规则。接下来,有可能这些规则会共存下去,也有可能会出现第三方。未来将会出现的就是小块松散组合,最终形成一个非常有价值的整体。这种方式的关键点在于,识别出什么时候需要进行协调。因为只有进行协调,才能建立这些联系,并且要一点一滴地进行,从基层进行,而不是从上而下地进行。

 

汤道生:很精彩,非常感谢两位充满真知灼见的回答。很荣幸今天有两位的演讲,谢谢。

 

 

 

 


刘畅:腾讯公司副总裁、互联网与社会研究中心秘书长、《腾云》主编

 

刘畅:大家好,我是腾讯互联网与社会研究中心的秘书长刘畅。在今天大会的最后一个环节,我要再次请出Pony和段永朝先生,通过几个简短的问答,进一步探索面向未来的疑问。第一个问题是问Pony的,目前移动互联网的大潮正在汹涌袭来,很多互联网的从业者都非常关心如何面对这个潮流,请问您有哪些建议可以分享给大家?

马化腾:我想很多公司已经意识到移动互联网的威力,如果说所有的行业里的公司,没有抓住这个机会,那未来会相当危险。如果说传统的公司想结合互联网,而没有考虑移动互联网的特征的话,那它未来在同行的竞争中也会失去竞争力,所以这是一个很关键的时机。但其实也并不难,只要拥抱移动互联网,了解它的特征,它的精神。只要思路稍加转变,一样能够跟上这个形势。谢谢。

刘畅:谢谢Pony,另外一个问题是给段老师的。我们最后这两幕的主题是“进化的力量”和“无限的启发”,您在演讲中也提到了技术的进化与社会的变革,请问您认为今天的进化与达尔文时代的进化有什么不同呢?

段永朝:一个月以前我在北京的腾讯互联网与社会研究中心开一个会,大家在讨论大数据。其中有一个朋友讲了一句话很刺痛我的话。他说,现在大家都在批判达尔文,那有没有问过我们有资格批判达尔文吗?我认为他打中了要害,就是我们今天理解的达尔文,是我们小时候读的教科书教给我们的那个达尔文。但是千万不要忘记,这个版本的达尔文,是我们本地化的一个版本,它多多少少是带毒的版本。所以为什么我今天非常震撼、感动,又有一丝不安呢?我们思考互联网的语境和我们的文化氛围,可能多多少少让我们冥冥之中带上一些毒。虽然全场灯光不是那么亮,但是我如沐春风。我觉得今天的会议让我经历了一次洗礼,而这个洗礼就是进化。谢谢。

刘畅:谢谢段老师,谢谢Pony。今天的WE大会充满了互联网的前瞻思想和前沿科技带给我们的震撼,这些演讲和分享为我们审视未来互联网的发展带来了一个全新的视角,而此刻,未来之旅只是刚刚启航。

前沿杂志
互联网前沿42

无人驾驶汽车正从科幻变成现实。作为第二次机器革命(即如今的人工智能变革)的重要产物和标志,无论从未来5年、10年抑或20年来看,无人驾驶汽车都可能产生巨大影响,这些影响牵扯到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需要政策制定者现在就开始绸缪无人驾驶汽车的未来并应对其潜在影响。

2018-07-11

全站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