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专刊

作者:irisjyyu 2015-01-16
Nicholas Christakis:朋友多是由基因决定的?

Nicholas Christakis: 知名著作《大连接》之联合作者、医学博士和社会科学家健康与社会网络领域专家

 

演讲摘要

  Nicholas Christakis:朋友多是由基因决定的?

 

人类的社交网络的历史已有数万年之久,虽然电话的发明不过百年,互联网的发明不过数十载,但这些技术用来满足的是非常远古的欲望。

 

现在Facebook10亿用户了,我们在这里研究了350个用户之间的关系。此图为有10亿人口的Facebook。其网络的局部约有350人,一个点代表一个人,点间的线代表关系。我们对这一网络进行了研究,看谁的头像是在笑的,有笑的照片标黄色,皱眉头的标蓝色,其余的标绿色。你会发现,有笑的人朋友数量多20%,关系更多,还可以看出这些不同颜色的人,是如何群聚的。社交媒体就是这种结构,它从来不是一个方方正正的格子一样的结构,因为不论是通过人类社会演化还是社会阶层网络,人类社交网络都是无处不在的。但这不是关键的问题,问题是我们为什么而有社交网络,我们为什么会有社交网络。

 

很多人直觉就认为,有人天生害羞,有人天生友善,而且人对交际的兴趣各不同。但除此之外我们也发现,47%的传递性变异也取决于基因。这数字很不寻常,比方说这里有汤姆、迪克和哈利三人,对于迪克是不是哈利的朋友,并不光取决于迪克的基因以及哈利的基因,还取决于汤姆的基因,两个人做不做得成朋友取决于第三者的基因,怎么会这样呢?

 

我们认为,不同人在把自己朋友介绍给别的朋友认识上倾向不同。有人喜欢把人脉织成一片,有人喜欢保持把朋友分开来。因此在社交网络这一由人织起来的大网里,你的位置在哪,与你的基因有关。

 

正因为有了源源不断的真善美,譬如爱、思想、友善、快乐,社交网络才得以受滋养和保护。这个网络之所以存在,部分是为了维持这些目的。懂了社交网络的价值之大,以及它能为生活做什么,我们就会变得更好。因为我觉得,美好事物的蓬勃发展,需要社交网络的参与。

 

节选自2013WE大会演讲

 

连接者:艾文博  腾讯公司副总裁、法律总顾问

Nicholas在总结演讲时说道:“文明社会的核心在于人们彼此之间建立的连接关系。人们因此不再做孤独者,而是变成了超级合作者。”实际上,这也是为什么在不同的地域和群体当中,社交网络结构也大抵相同的原因。社交网络古已有之,但互联网诞生以后,不仅仅是社交网络的数量,一个网络内成员的数量,以及网络的质量,都得到了极大的提高。一方面,互联网降低了组织网络的成本,更多的网络被发掘和创立;另一方面,互联网的自由属性,使社交网络的结构更趋向于让更多人变成了超级合作者。

 

回顾人类的历史,科技文化的创新并不是线性的发展,而是集中爆发。有意思的是,那时先驱者总是处于当权者的庇护下,比如16世纪美蒂奇家族统治下的佛罗伦萨,或者19世纪维多利亚女王统治的不列颠。如果套用Nicholas的研究,那些“开明”的当权者们,不经意地创造了一个“社交网络”,这才有人类文明集中闪耀的历史瞬间。如今,互联网让社交网络无处不在,就在那里,不多不少,不生不灭。这让互联网时代的发明创新具备了更多的想象力,人类社会也前所未有地得到认同和融合。

 

连接者:胡泳 新媒体批评者

连接给予人们不同的属性,在社交网络中,你可以为石墨,也可以为钻石,关键看连接方式。通过错综复杂的路径,我们可以按分支追查出层叠的家庭关系、朋友关系和工作关系。我们与数千特定的人彼此连接,其中大部分互不认识。然而,我们影响他们,他们也影响我们。Nicholas 的工作致力于考察人们形成社会网络的生物、心理、社会和数学规则。他研究的现象极为广泛,试图揭示事物如何通过我们的社交关系传播,基因又何以部分构成社交关系的基础。最终,Nicholas希望人类能够利用对于社交网络的理解而使世界变得更加美好。

 

连接者:姜奇平  中国社科院信息化研究中心秘书长、《互联网周刊》主编

Nicholas的演讲指出一条重要的规律:社交网络仍遵循古代规律。Nicholas讲的与《论语》讲的几乎是一回事:首先Nicholas说“你在网络当中种下认可一颗种子,这个种子会被放大得到收获。”这个种子就相当于孔子说的“仁”,它是在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四层网络结构中的那个全息的分形结构。其次Nicholas说“在社交网络中,一个人的行为和态度很大程度上依赖于他周围人的行为和态度”;这还是孔子说的“仁”,仁就是两个节点用Inter相联的网络,俗称Internet,并且孔子说的网络还是小世界网络,符合路由器的“最短路径优先”原则,而不同于墨子的不分远近的兼爱网络。第三Nicholas说,“人们彼此之间要建立连接关系,这些连接关系将有助于抑制暴力。”说的还是仁,翻译成古汉语就是,一日克己复礼,天下归仁焉。

 

Nicholas说:“人际网络超越了时空,无论是远古时代,还是当代人类的社交。”诚哉斯言!

 

连接者:陈妍  腾讯公司用户研究与体验设计部助理总经理、专家设计师

深圳体验设计委员会副秘书长

WE大会的开场是由著名的《大连接》作者Nicholas来担当的,大家比较感兴趣的是他关于遗传基因决定朋友多少的研究。Nicholas通过对一个仍保持在原始状态的哈扎族的研究发现,人类的社交网络结构与一万年前无异,而信息与行为在社交网络中的传播,也是按照一定的规律。只要我们能掌握这个社会网络中的关键“节点”,掌握“节点”间的链接关系,就可像《云图》中的流星胎记一样,引领人类走向真善美的未来。

 

当人类社交网络被互联网重绘时,网民通过互联网拓展自己的关系网络,从虚拟慢慢走向真实,地球变成地球村。也因为社会网络的互联网化,信息和知识不再掌握在少数人手里,社会因此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了公开和平等。我们也看到因此而产生的还有信息的泛滥,隐私被侵犯,舆论成为一种暴力。可见我们的互联网还相对处于野蛮生长的时代。

 

因此Nicholas的这场演讲,将引发我们每个做社交网络的互联网人深思:通过便利的社交平台,我们关心的仅仅是引爆社交游戏的流行?追求的仅仅是社会舆论的透明?我们是否也有责任,真正懂得社交网络的价值,掌握规律,把人类的真善美,比如爱、思想、友善和快乐这些养分,通过“节点”间的传播,源源不断地滋养我们所在的社交网络,使我们的世界变得如钻石般美丽而又坚固。推荐大家认真地看一次Nicholas Christakis这场演讲,并一起思考未来。

前沿杂志
互联网前沿42

无人驾驶汽车正从科幻变成现实。作为第二次机器革命(即如今的人工智能变革)的重要产物和标志,无论从未来5年、10年抑或20年来看,无人驾驶汽车都可能产生巨大影响,这些影响牵扯到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需要政策制定者现在就开始绸缪无人驾驶汽车的未来并应对其潜在影响。

2018-07-11

全站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