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专刊

作者:irisjyyu 2015-01-16
徐扬生:与机器人共建未来社会

徐扬生: 香港中文大学(深圳)校长、中国工程院院士

 

演讲摘要

徐扬生:与机器人共建未来社会

 

首先跟大家讲一下什么叫机器人。很多人说他是一个人造的仿生体,那机器狗是不是机器人呢?一百年前人类有一个梦想是有人帮忙洗衣服,现在有了洗衣机,洗衣机是不是机器人呢?

 

首先看看机器人的三个要素是什么。一是感知的能力,比如我看到这个是红色的、那个是绿色的,这是感知。第二个是认知能力,可以判断可以决策的能力。第三个是行动能力。拥有这三个能力的元素叫机器人,所以大家可以想象机器狗实际上是机器人,但洗衣机不是机器人。

 

机器人的感知能力到底是什么样的能力?互联网时代以后,所有的感知能力都是分布式的。比如说有一位学生跟我说“徐教授你累了,我给你一杯水”,如果这个水很热,我会放下,这个感觉不是通过我的脑袋,而是通过我的手,意思就是手也有感知的能力。互联网时代这种能力更分布在任何一个地方,包括嗅觉、听觉、视觉、遥控……认知也是如此,比如决策的能力、沟通的能力、行走的能力等等。

 

人类为什么需要机器人呢?因为人类越来越懒惰。大家现在手上拿的iPhone是智能的,什么叫智能?就是把我们的终端变得越来越聪明,同时人变得越来越笨。人们希望有好的生活,又不愿意冒险,所以有风险的事情就让机器人去做了。这个世界是一个老龄化的社会,十年前主要是日本的事情,十年后几乎全世界每一个国家都会面临这一个问题,老龄化的社会机器人作为人类的助手,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

节选自2013WE大会演讲

 

 

连接者:魏武挥  新媒体观察者、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讲师、专栏作者

1110日,由腾讯组织的WE大会在深圳拉开帷幕,其中第二场是香港中文大学(深圳)校长徐扬生院士的“人类与机器人共建未来社会”。坐在台下聆听的我,虽然看到了一幕又一幕徐院士口中“感知能力、认知能力、行动能力”三要素俱全的机器人演示,但我始终无法抹去这样一个意念:在未来,恐怕机器人不是我们制造的那种人造仿生体。也许,机器人就是我们自己。

 

人类其实一直是靠外部设备生活的,比如衣服就是一种外部设备。而人类之所以成为万物之长,也就是因为人类会发明并使用工具——工具就是一种外部设备。数字化时代开启以来,前后已经出现了三种设备,前两种风靡全世界,后一种正有风靡全世界的趋势:台式设备、手持设备、可穿戴设备。但这三种设备,无论物理距离离我们多近,都还是有距离的,我们可以随时把它们拿掉。设备会不会出现“负距离”,也就是存在在我们的体内?这被我称为“可植入设备”,一旦这种设备大规模出现,我们何尝不是半个机器人?

 

在我看来,有两大类“可植入设备”。其一是植入我们脑壳中的芯片,其二是智能义肢或功能更为强大的义肢。这一幕听上去有些恐怖,有些人会声称“这还是人吗”。但我却认为,高科技的发展并不是以个人好恶为抉择的。相反的是,很多人使用高科技,其实是被裹胁而去的——他人都在用。当你发现你身边的人由于大脑里的芯片真正能做到过目不忘时,当你发现身边的人都在以60码的速度飞速前行时,当你发现身边的人对着手就可以和别人视频通话时,你会屈服。即便你不屈服,你会让你的孩子屈服。因为未来的高考,都是建立在能完美记忆1万本书所容纳的知识这个基础上的,你的孩子没有芯片,那就是被淘汰的命。

 

这个未来,我承认,也许离我们还很遥远。不过考虑到百年来科技发展的速度,恐怕也不是遥远到极其遥远的事。这究竟是人类之福,还是人类之哀?不知道。我只知道,这些设备也好芯片也好,都在无时不刻地产生数据,并经由没有死角的网络,向中央服务器同步,经由大数据运算,构建出一个让我们自我感觉很美妙的美丽新世界(Brave New World)。而我们,就是机器人。

前沿杂志
互联网前沿42

无人驾驶汽车正从科幻变成现实。作为第二次机器革命(即如今的人工智能变革)的重要产物和标志,无论从未来5年、10年抑或20年来看,无人驾驶汽车都可能产生巨大影响,这些影响牵扯到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需要政策制定者现在就开始绸缪无人驾驶汽车的未来并应对其潜在影响。

2018-07-11

全站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