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云

腾云023

作者: 2014-08-12
话说“民国范”

推荐人:何钐  腾讯网编委、微博事业部综合管理中心副总监

 

推荐语:

现在业内言必称移动互联网,今天推荐的这篇东西也和移动互联网相关,它摘自自媒体时代最成功的App之一:《装腔指南》,节选的这篇文章是《话说“民国范”》。这个App的内容提供者只有花总丢了金箍棒一人,据说月广告收入已经突破二十万。

 

App的内容不定期更新,写的净是名利场的游戏规则。花总说,无论是否情愿,从踏足名利场的那刻起,你就沦为了鄙视链的一环。花总轻描淡写信手拈来,总有一款适合你。经过历史革命运动,“贵族”作为一个阶层已经被肉体消灭,小平同志在春天里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然后基于财富的鄙视链就建立起来了。那么,没有足够的底蕴怎么办呢?只有“装”了。

 

花总还在这个App里创作了多个流行词,包括“InstallB”、“逼格”、“鄙视链”、“装Ber”等,无不在微博引起热议,小到打火机、雨伞,大到私人飞机、国家领导人,无不在“装”的范畴内。

人之初,性本善。有教怎么做个好人、对社会有价值的人,有教怎么获得“成功”的,但是教人怎么去“装腔”却广受社会各个阶层欢迎的却只有这个App。我们可以理解为教材、宝典、秘籍,也可以理解为反讽。阅读的好处就在于能让人思考,给人以启发。 

 

文章内容

话说“民国范”

/花总丢了金箍棒

 


      扮民国范的精髓,便是那股卓尔不群的遗民气。对1949年后出生的大陆iBer来说,这遗民气好比是山寨Chanel N°5,仿得好的倒也不至于让人过敏。但若粗制滥造得过了,就难免令人目眩头晕,避之不及。


 

走文艺路线的民国Ber大多在精神上自视为徐志摩或林语堂转世。阅读面宽点儿的都看过几本民国散文,品味高点儿的也许还读过中研院史语所出的集刊。平日说话写字总爱带点儿清末旧白话的味道:“我非圣人,只是芥子凡夫,造梦、做事大抵是被动的,把心境、梦想记下来是不多的自主之一,另外我要说的是我欢喜民国!没原因,就是欢喜。”

 

他们的文章里要是不出现“大抵”和“欢喜”这种字眼儿,就譬如X 功夫出品的鸡汤里忘了搁鸡精。据说某些民国人在空调房里不穿长袍就没法创作,但绝大部分爱好者都用简体中文版Office 取代了蝇头小楷和梅花笺。

 

民国Ber们聊起清华国学研究院的梁王陈赵,就像谈自家至亲好友一样亲切。初级Ber+津津乐道陈寅恪的“恪”其实是念“que”的去声。初级以上的人除了陈寅恪外还会聊聊陈垣和西南联大的南渡北归。中级Ber说不定会考你“The Spirit of the Chinese People”的中文名是啥,如果你望文生义回答作《中国人的精神》就落入了圈套,他将会语重心长地告诉你,辜鸿铭先生的自译其实是《春秋大义》。

 

没错,在成为高级Ber之前,你只需多知道点儿八卦与掌故就够了。比如徐志摩与陆小曼的情史,比如郁达夫到底得过几次梅毒,又比如梁实秋在哪家馆子吃的西湖醋鱼。如果你会用对岸的注音输入法打“正体字”,书架上还恰好摆了套《共和国教科书》或《开明国语课本》,就离高级Ber更进了一步。

 


      高等民国Ber,是要谈“那个时代”的整体风范和集体人格的。知识分子的情怀、民主共和的精神、宪政法治的理念、公民教育的滥觞⋯⋯等等等等。唯有这样,才可以从对现实的不满与失落中抽离出来。这就像有病要嗑药,稍微磕两粒可以身心康泰,磕得多了,就成为痛心疾首的精神自虐。

 

绝大部分民国Ber 其实都活得身心滋润,因为他们沉湎于并只沉湎于扮演精神遗民,且服药剂量恰到好处。都说现世艰难,但只需和这个时代划清界限便可独善其身。


      就像《东邪西毒》里欧阳峰的独白:“当你不能够再拥有,你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令自己不要忘记。”既然灵魂早已破产,那就牢牢“记住”吧,好像你真的拥有过一样。

 

节选自《话说“民国范”》

花总丢了金箍棒的博客

前沿杂志
互联网前沿42

无人驾驶汽车正从科幻变成现实。作为第二次机器革命(即如今的人工智能变革)的重要产物和标志,无论从未来5年、10年抑或20年来看,无人驾驶汽车都可能产生巨大影响,这些影响牵扯到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需要政策制定者现在就开始绸缪无人驾驶汽车的未来并应对其潜在影响。

2018-07-11

全站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