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云029

作者: 2014-08-12
英国议会里的“费厄泼赖”

推荐人:邱立本    《亚洲周刊》总编辑

 

推荐语:

梁启超当年对英国议会的现场观察,五味杂陈。他发现在议会殿堂上,大声喧哗,甚至是肢体冲突的阴影。这也是民主进程的必然,也是中国人认识民主的一个过程。这一位向往少年中国的言论界骄子,发现中国的未来,民主宪政的坎坷,岂是“革命”二字所能解决。因为民主政治的成功,必须有一个民主人间,也就是一个配套的政治文化,而背后则是一个坚实的经济基础和一个强大的公民社会。中国在一百多年前,这些条件都缺乏,也导致民主实验的夭折。

 

民主的人间,就是要拥有民主的政治文化,这是一种生活方式,一种可以包含各种意见的社会氛围,但又拥有一种核心价值和操作机制:确保大多数人可以落实他们的权益,但确保少数人的权益获得保障。选举和投票是民主的必要条件,却不是充分与必要的条件。君不见很多不断选举、被称为民主的国家,人民都生活得蛮痛苦。印度、菲律宾和一些拉美国家,都是典型的例子。他们只有民主的外壳,而没有民主的内涵,也因此没有民主的人间。他们的生活,反而比不上一些被视为不民主的国家,如新加坡。关键就是经济与法治,新加坡这个小国,长期以来都是一党独大,但它的经济很好,人民的物质生活很有保障,而法治程度高,重视程序正义,也重视权力制衡,避免贪腐现象出现。

 

而中国在这些国际的民主化经验中,找到什么样的自我位置,汲取哪些重要的教训?梁任公百多年前的经验,其实带来巨大的启示:中国在今天经济蓬勃,公民社会也在上升的时刻,需要走向民主化的道路,要避免绝对权力绝对地腐败。中国的民间力量也要不断建设民主的政治文化,重视多元的价值观,与权力殿堂的精英紧密互动,发现更多的民主人间的条件,为实现梁启超百年前的中国民主梦而努力。

 

文章内容

 

 

国议会里的“费厄泼赖”

/ 乔治孙

 

1918 年,梁启超游历欧洲,英国伦敦自然是必经的一站,而来到伦敦,威斯敏斯特的英国巴力门(议会)又是对民主政治极感兴趣的梁启超必至的景点。其时正赶上议会下院进行两党辩论,于是梁启超得以入巴力门旁听席位。他英文不太灵光,虽不大听得懂两党议员论辩的详细内容,不过,议会大厅里一声声高亢的“阿达”呼喊,他却听得真切。

 

在记录这番经历的 《欧游心影录》里,梁启超写道:“巴力门里头, 最神圣的是‘阿达’Order 这个字。(原意训秩序,此处含义稍广,泛指规则。)议员言动,有些子违犯规则,‘阿达’‘阿达’的声浪便四座怒鸣。若从议长口中说出‘阿达’这个字来,无论议场如何喧哗,立刻就变肃静。他们的‘阿达’却从没有第几条第几项地写在纸上。”

 

原来,梁启超所说的“阿达”即是指英文“Order”。这是下议院议长在议会辩论时经常要向会场内的议员们呼喊的词汇,意思是说,请议员们有话慢慢说,不要无序争吵。2008 年年初,在英国念硕士的我有幸进入伦敦威斯敏斯特的下议院参加旁听,任公九十年前听到的“阿达”呼喊声,仿佛穿越时空传进了我的耳朵。当然,除了“阿达”之外,英国的政党政治已经历了太多次更迭,首相也从当年的自由党人劳合·乔治换成了工党党魁约翰·布朗和他的反对党对手大卫·卡梅伦。记得当时是英国议会下议院照例需要进行的质询时间,几个小时里,我坐在议会二楼被硕大的玻璃墙隔断的旁听席上,俯瞰下议院激烈辩论的整个过程。

 

被议席层层环绕的议会下院正前方,坐着的便是那位需要时不时喊两声“阿达”来维持秩序的议长。当年梁启超曾用他的广东腔英文将之翻译为“士璧架”。其实这台摆在议会里的“璧架”乃英文“Speaker”的粤语读音。但按照字面意思,这个英文词应该更妥帖地被翻译为“说话人”而非“下院议长”。这种有意为之的“误译”又有何种说法呢?梁启超当年的解释是:“因为从前国王向议会要钱,总是找他说话,得了这个名。至今不改。”

 

梁启超带有个人化的解释,自有其道理。简单来说,英国议会制度的历史雏形便是因为国王向大贵族收税过重,以至于贵族们揭竿而起,成立联席会议与贪财的国王分庭抗礼,拒不交钱。不过,梁启超所不察之处在于,议会“说话人”这个角色的作用远不只是国王向议会要钱时“总是找他说话”这么简单。这个议会“说话人”最常用的功能其实是在于规范议员们“如何说话”,如何按照绅士们论辩时的条理和逻辑展开议会里的唇枪舌剑,而不至于让议会里的争吵听上去像一群泼妇在骂街,乃至于争吵之下大打出手。

 

在英国人的固有观点里,政治是一项竞技,和体育竞技一样,需要有公平竞争精神。过去,鲁迅等人将其解读为“费厄泼赖”(Fair Play)。“费厄泼赖”这个词,我们不妨拆分为两个部分来理解。“费厄”(Fair)代表公平,是一个理念问题;“泼赖”(Play)代表竞争,是一个技术问题。自人类社会诞生以来,竞争是常有的,公平却未必。要想让政治真正为大众服务,公平不可缺少,否则竞争就只可能形成恶性循环。议会下议院设立的议长席位,便是要力争将议会辩论程序里的“泼赖”,实现最大程度的公平。

 

1376 年议长这个职位正式诞生之前,古代的英国议会开会的光景约等于一群贵族在吵架。那一时期的议会尚未发明出精确的民主计票系统,表决的过程“基本靠吼”。当一份被递交到议会下院的议案需要进行投票时,双方的议员都会事先清清嗓子。如果议员们在呼喊“同意”时的声音较大,议案就通过。反之,如果大家呼喊反对的声音比较大,议案就否决。英国的第一位下议院议长彼得·德拉梅尔爵士就是这样被议员们的大嗓门喊上位的。

 

不过,几百年前的下院议长与今天不可同日而语。现代议会的议长,党派中立,主要是负责维持议会论辩的秩序,而旧时代的议长们不仅党派不中立,且俨然是议会同僚中的意见领袖。那位彼得·德拉梅尔爵士就曾在议会里发表长篇大论,谴责国王的昏庸和英国司法体系的不公。不过,他的言论传进了政敌—英国大贵族冈特的耳朵里,德拉梅尔也很快被人请去喝茶并投入大牢。

 

 

 

1688 年光荣革命之后,英国现代政党政治初具规模,议长的角色也由当年那个议会里沟通王室和议员关系的“说话人”,逐渐转变为维持议会辩论秩序、决定哪位议员可以发言的人。到19 世纪,下院议长口中喊出的“阿达”之声,始与今日无异。但我们无法忽略的一段历史是:17 世纪到19 世纪的英国民主政治,恰恰经历着历史上非常黑暗不公的一段时期,贿选、贪腐、内幕操纵,乃至于士兵与议员在议会里短兵相接的事情都曾发生。我不觉联想到互联网上的朋友发给我的一组照片,内容展现了今天世界各国的议员如何在议会开会时相互谩骂、扭打的情形,抡拳、戳眼、抠鼻、锁喉……各种伤害人身体的招式应有尽有。今天某些国家议会里混乱不堪的场景,像极了几百年前的英国。

 

或曰,你看人家英国那些出身贵族的议员多么文质彬彬,开会从不打架。再瞧瞧中国台湾、日本、东南亚等地的议会,里边那些顶着“立法委员”高帽子的人,表面西装革履,但出手打起人来一点不含糊,状如市井流氓。因此,结论是:民主议会制不适合亚洲国家,尤其是中国。原因再显然不过了,连代表国家最高立法机关的高尚人士都如此粗鲁、不讲道理,足以证明西方民主制度会惑乱人心,至少,对于黄皮肤的人种来说是这样。

 

对于抱持以上观点的人士,我想提个醒 :当议员们开始学会喊出“阿达”的时候,议会里的议员座席被改建为连成一片的长椅,这是因为当年英国议员论辩过激,抄起椅子来打架,为了避免议会变成血肉模糊的“椅子擂台”,议会才将独立座椅改成连成一片的长椅,再大力气也无法搬动,这架也就没法打下去。如此看来,英国人也并不比别的民族高尚,议会里该打的架照打,只是这场关于民主的架打了漫长的几百年,大家都打老了,打累了,再也打不动了。议员们这才收起心中的浮躁与怒火,整理好衣襟稳稳坐下来,冲着议会大厅喊上一嗓子洪亮的“阿达”。

 

节选自《如何不在议会大打出手》

大家网

前沿杂志
互联网前沿42

无人驾驶汽车正从科幻变成现实。作为第二次机器革命(即如今的人工智能变革)的重要产物和标志,无论从未来5年、10年抑或20年来看,无人驾驶汽车都可能产生巨大影响,这些影响牵扯到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需要政策制定者现在就开始绸缪无人驾驶汽车的未来并应对其潜在影响。

2018-07-11

全站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