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云

腾云034

作者: 2014-08-11
我们全都降生在一个英格兰制造的世界

荐人:王俊秀     中国信息经济学会信息社会研究所所长

推荐语:

互联网世界的人们已经开始谈论后现代文化了。但是,如果我们抽身出来,审视当下之中国,会发现现代性依然是问题之所在。现代性依然在途中。和二十年前人们对现代性的简单认识不同,我们知道现代性有普世的一面,但各国的现代化道路又不尽相同。诚如学者许章润先生所言,近300年间人类社会经历七大革命,即英、美、法、俄、德、中、阿拉伯革命,七大革命各有其历史意义。如要说普世的一面,不外乎自由立国文明立国双元革命

说到中国的现代性转型,所谓费正清开创的挑战——应战模式越来越受到质疑。实际上,从14世纪的明清帝国开始,中国就通过海洋与世界发生了联系和互动,甚至有日本学者认为,从宋代开始,中国就开始转型为一个近代国家。这一关于转型的长周期的论断,与麦克法兰关于英格兰现代性的论断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不同于韦伯的理论,将现代性的起始日期要么定在17世纪中叶的英格兰内战,要么定在1688年的英格兰光荣革命。麦克法兰试图指出,从11或者12世纪一直至今,英格兰的现代性是一道横亘一千年的长长的拱弧。麦氏指出,英格兰之所以率先实现非凡的转型,从一个农耕世界变成工业世界,是一组相互关联的特点导致的结果。英格兰文明的立足之本是个人,仅凭个人串联着相互分立的经济领域、社会领域、政治领域和宗教领域。每个个体都是社会的完整缩影,都有其内在的权利和责任。

这些,任剑涛先生作为一位卓越的政治学者,对麦氏有着深入的解读。

那么,我为什么向互联网界推荐这样一部著作?首先是为了观照中国,为了观照作为现代技术的互联网与中国社会的内在关联。互联网不会独立发展,它必将深植于中国,在中国的现代化转型中发挥其内在的作用。

文章内容

我们全都降生在一个英格兰制造的世界

/任剑涛

在今天的历史学界,似乎很难找到比现代世界诞生更为混乱的论说主题了。各种相关的叙述与论证不断揳入人们的大脑,让人感到莫衷一是的倦怠。但艾伦·麦克法兰所著的《现代世界的诞生》倒真是一本有创意的作品。作者进入话题的姿态、关于现代的历史观、对于当下流行的某些历史理念的直接反驳,完全值得缕述出来,供人们品味。

 

正本清源的复辟史学

关于人类迈入现代世界的历史学叙事,本来是有一个因流行而被公认的模式:被人们命名为欧洲中心主义西方中心主义的历史叙事,但在1968五月风暴之后,后现代哲学掀起了解构、去中心的哲学浪潮。一种去除本体的意欲逐渐主导了人们的思考。相应的,无本体的现代转变思考开始出现并兴盛起来。

人们开始平等地对待东西方思想,并且认定如果不是西方侵入东方,东方社会也会出现自有其特点的现代转变。这样的史学思潮以一种东西方平等的眼光,重新打量东方社会或非西方社会。不过这类历史论述大多认为中国这些东方国家的现代转变进程确实落后于西方,只不过这样的分流,自18世纪才出现并明晰起来。此前东西方社会并无太大差异。麦克法兰对此不以为然。他在书中明确指出,远在18世纪以前,东西方社会的分流就出现了,只是愈到晚近,分流愈是清晰。18世纪,已经是大分流出现大结局的时间点了。

拨开后现代的观念迷雾,将现代奇迹从世界范围的--奇迹还原为欧洲奇迹,进而坐实为英格兰奇迹,便成为麦克法兰追究论题答案的退守型论述进路。麦克法兰只想对构成现代世界源头的真正原型加以勾画,所以他径直将英格兰作为唯一论述对象。

为此,他设定人们论述现代转变或现代世界的诞生必须建立以下几个起码的共识:一是现代世界的诞生,不是一个优越于旧制度或古典道德的世界的诞生。这就免除了基于德性判断的价值对立,以及由此导致的东西方社会究竟谁在道德上更为优胜的对峙立场。二是成为现代世界典范的原型仅仅是随机变异的产物。这就免除了谁先进入现代,就比后进入现代的国家要优越,以及由此造成后发现代国家与先发现代国家的对抗性危险。三是出现在欧洲国家的现代诸要素是采纳欧洲以外地区伟大的技术发明和科学发现的结果。这也就免除了伤害非西方国家自尊心的危险。因为作者并没有满足于恢复欧洲奇迹、西方奇迹这类传统说辞的权威,而是挑战性地建立起英格兰才独树一帜地创制了现代世界的论点,并对之进行了全方位的述说。

 

 

英格兰独自闯入现代世界

人类究竟是如何踏入现代世界大门的?麦克法兰提出了四个论述现代世界诞生的理论前提:首先,现代世界的诞生是一件罕事,由此奠定了论述这一话题的偶然性寻根的基调。其次,现代世界的诞生就是一个从一个农耕世界变成一个工业世界的过程。再次,宗教与政治的关系、家庭与经济的关系、游戏与公民社会的关系等,都必须恰到好处。最后,需要确立一个简化的模型,以便呈现现代世界的特质。

对于现代变迁,麦克法兰认为需要重视的仅仅是现代的特质。他认同现代就是一种有分寸的宗教、一种有节制的家庭、一种有限制的政治权力、一种有界限的经济。现代世界诞生于四大领域在某一时间节点上同时出现某些特征的时候,而人口结构、政治支柱、社会结构、工业革命与科学革命的同时演进,则成为现代世界诞生的五项指标。由此观察,英格兰成为现代世界诞生地,是因为它几乎同时具备了现代世界所有的基本特征,而当时世界其他地区则是完全缺乏或部分缺失的。

麦克法兰特别强调,英格兰的现代进程起自12世纪,关键的现代转变出现在1215世纪,16世纪英格兰已经落定在现代平台上,1719世纪则势不可当地向全世界范围推开。麦克法兰经过经济史的考察,指出由于地理环境、贸易传统和收益刺激等原因,早在12世纪英格兰人就热心于贸易,而且其主要的贸易额度来自欧洲域内。这与欧洲域内的机械化和劳动力工厂化演进相关。当然,当国际贸易展开以后,战争成为家常便饭。但英格兰作为岛国主要在国外作战,这成了英格兰经济社会发展扩大收益的方式。在通过军事侵略建立起殖民帝国以后,英格兰以一种代理统治的方式,不露痕迹地施行统治。战争、贸易与帝国携手,塑造了当今世界的面貌。

英格兰的全面变化,在各个向度浮现。

在经济领域,13世纪末的英格兰已经开始了由农业机械化引导的技术革命,这场革命一直延续到17世纪。而机器生产替代农业生产促使市场迅速发达,现代世界最核心的表征出现了——经济开始独立成为一个专门领域,并大大改善了英格兰人的物质生活。

 

在社会领域,英格兰的社会结构早就发生了变化,社会阶级的融合性特点非常突出。加上英格兰的个人主义传统,和平与不和平、争端与合作的精神同时生长,新的共同体格局形成了,人们在其中建立起寻求公平性的种种机制。英格兰的家庭结构也出现了重大改变:家庭与社会分离——财产归于个人、教育归于社会、发展归于个体、交友出于自愿、社会建基互信。个人发展的愿望改变了多生多育的传统人口增长模式。但个人通过数不胜数的社团,构成了公民社会。其中,信托机制的成熟为全社会的相互信赖奠定了基础。社会的公共信任与博爱精神扎下深根,这构成议会民主制深厚的社会基础。

在政治领域,13世纪以来的英格兰政治演进,为现代政治模式奠定了坚实基础。人民的参政议政、贵族的伟大而不傲慢、国王可以做好事不可做坏事的限定,帮助英格兰在中世纪晚期和现代早期成长为代议制民主国家。便利的税收让人们平等地根据定制纳税,打破了家庭束缚的独立个人对基于经验积累的普通法的信守非常自觉。整个国家显得秩序井然。

在宗教领域,一方面,英格兰属于基督教世界;另一方面,英格兰的基督教具有自己的特点。宗教没有与国家权力结成一种宗教裁判所式的刚性同盟。由于宗教并不试图吞噬其他社会要素,因此独立追求知识的大学早早兴起,持续不衰。科学精神促使人们任意探索公共空间。加之经验主义与实用主义的有效结合,让科学发现和技术发明服务于工业生产,结果产生了为公民社会输送结社文化,而且为立宪民主提供新型人才的知识革命。加上英格兰的理性教育传统、语言的平民性、艺术的个性化,造就了一种平和、民主的民族性,英格兰早早就养育了族群认同的民族统一感。因此,人们能够混合各种典型制度而成就一种混合政体。所以最后,英格兰成为率先创制现代模板的国家。

英美之外仿现代

英格兰在16世纪完成了完整意义上的现代世界建构任务,而在英格兰以外的地区都不具备有利于现代转变的条件。当英格兰在13世纪开始向现代世界挺进的时候,欧洲大陆尽管也出现了相似的局部变化,但始终没有办法跟英格兰的相关变化媲美。英格兰独特的日耳曼文化与欧陆的罗马文化相差甚远。罗马文化始终由强大的国家权力、封建制度、宗教势力、法律身份左右着社会结构的变化,因此,其进入现代世界的阻力显然远大于英格兰。而英格兰正是以相互对抗的多种势力,产出了一个不同于古代旧制度的现代市场经济、政教分离、公民社会与立宪民主支撑的崭新国家体系。

虽然英格兰形单影只地进入了现代,但它也开辟了进入现代世界的道路并影响了整个世界历史进程。正如一个西班牙学者所说的我们全都降生在一个英格兰制造的世界。从现代世界来看,有不少事物历来被认为是英格兰的出口产品,其中较重要的有工业革命、农业革命和民主政治范式等。而且,英格兰还成为所有现代国家进入现代的效仿对象。但沿着各自发展轨道,努力切入现代的各个国家,都有一个保留多少自身文明传统为宜,同时如何分离关联在一起的四大领域的难题。

从欧陆国家效仿英格兰现代模式肇始,逐渐向亚洲、美洲、大洋洲乃至于非洲推展的现代变迁,在仿效英格兰的结果上次第呈现一种衰减效应。与英格兰同文同种的美国几乎是横移英格兰模式,因此不具有仿效英格兰的示范性。而欧陆国家几乎是经过两三个世纪的转变才完成了英格兰式的现代国家建构。19世纪后期和20世纪上半叶,这一现代转变分别转移到了亚洲的日本和苏联部分地区……直到20世纪80年代,印度、南美和中国才开始现代意义的工业化。虽然当时还有颇多尚未开启现代转变大门的地区与国家在观察和欲迎还拒地品评西方式的现代对于本国的价值和意义究竟何在,不过结论已经显而易见了:只要一个国家尝试进入现代国家行列,就不得不仿效英格兰的现代国家建构方式。

 

通过麦克法兰的描述与分析,人们完全可以知晓现代转变中英格兰的绝对先行性。而这就对关于现代世界诞生的一些流行性结论造成了颠覆。首当其冲的即现代是欧洲西方的独创果实,是从西方扩展向全世界的。因为现代世界模式只是在英格兰而非整体意义上的欧洲西方,得到了启动和成就。欧洲都是学习英格兰才完成现代转变的,而西方不过是英格兰现代模式扩展成功后的文化概念。麦克法兰对现代世界的辩护算是彻底地校正了东西方国家中大量出现的西方先进与东方落后的对峙性论说。

向中国诉说什么

麦克法兰撰写此书直白地表明,我是有的放矢,专为中国读者而写作的。一个国际著名学者,不远万里来到中国并为读者撰写了这么一部专著,实在感人。感动之余,怎能不促使中国人深沉思考现代世界诞生史,转而认真考虑中国的现代转变问题呢?

麦克法兰在书中处处指出,中国古典传统与英格兰的现代转变绝对是两条道上跑的车。作为个人主义文明的典型,英格兰开启了现代世界的大门。而作为集体主义典型的中国文明,似乎先天被隔绝在现代世界之外。中国的经济、社会、政治、意识形态(宗教)领域也未能实现分离。假如中国人试图学习英格兰迈入现代世界,由此产生了一个未来问题:中国是否将要,是否能够,或者是否应当沿着西方道路走下去,走向一种原子化的、各领域分立的、个人主义的文明?另外,中国又应当将自己的关联性文明保留多少为宜?迄今中国已让它的市场经济基本上自成一体,但是它的社会、政治和意识形态仍处于互嵌局面,尚未自成一体。这简直就是告诉中国人,你们的现代化前景堪忧。

此外,麦克法兰又指出,英格兰四大领域的有效分离、丝丝入扣的变化、混合体制的建构、中庸道路的抉择,就是在启发中国人择定自己迈向现代世界方案时,不可盲目求进、急功近利。而且,麦克法兰论述英格兰率先进入现代世界的方法路径,对中国人极具启发意义:一者国人不要将现代视为道德优越性的产物,并因此拒绝激活有利于现代转变的传统资源;二者国人需要抓住偶然的机遇促进现代发展;三者需要明确,由于所有现代基因几乎都来自英格兰,因此中国是不缺乏建构现代国家的历史积累的,这对中国迈进现代世界无疑有一种激励作用。

对今天的中国来讲,启动市场经济,让经济领域相对独立,接下来就应该在社会、政治与宗教(意识形态)领域下足功夫,才有希望真正迈进现代世界,不至于半途而废。虽然麦克法兰并没有具体论述中国迈进现代世界的有力条件,但我们可以在他的论述中归纳出几点:一是中国已经自主启动了迈向现代世界的经济步伐,因此具备了创制现代国家的主观条件。二是有美--日仿效英格兰的经验教训,以及对中国高度关注的发达国家的学者如麦克法兰对发展的建言献策。三是中国持续发展的核心问题已经凸显出来。“中国未来面临的中心问题是,怎样做到一方面保持自己独特的文化和个性,一方面充分汲取西方文明所能提供的最佳养分?中国还面临社会凝聚问题:何种因素能将一个文明团结成整体?”针对这两个重大问题,规划中国目前的发展模式,有利于避免中国掉入发展陷阱。四是麦克法兰对英格兰转变的长篇历史论述,启发中国人耐住性子,稳步推进中国的现代转变。

长期以来,进入现代世界的悲情主义和被动挨打、被西方人欺凌的受害者心境,严重妨碍着中国人理性平和地对待国家的转变。好在改革开放后物质财富的相对富足,逐渐让中国人恢复了自信心。此时,麦克法兰对英格兰迈向现代世界的历史社会学描述,足以给国人正面的启发。如此,我们就可以诚心诚意地接受麦克法兰重塑的英格兰这个现代典范,不至于再像拒斥“西方”那样拒绝其作为中国的现代楷模。

 

节选自文章《我们全都降生在一个英格兰制造的世界》

《东方早报》上海书评2014-03-02

前沿杂志
互联网前沿42

无人驾驶汽车正从科幻变成现实。作为第二次机器革命(即如今的人工智能变革)的重要产物和标志,无论从未来5年、10年抑或20年来看,无人驾驶汽车都可能产生巨大影响,这些影响牵扯到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需要政策制定者现在就开始绸缪无人驾驶汽车的未来并应对其潜在影响。

2018-07-11

全站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