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云034

作者: 2014-08-11
反思甲午:不能只怨军队无能,是国家之败

 

推荐人:廖晶         腾讯公司即通综合部、企业营销产品中心产品策略与合作组组长

推荐语:

十多年前刘亚洲写《金门战役检讨》客观而深刻,给当时年轻的我很多启迪。今年我们再次迎来甲午,对于120年前那场战争,刘亚洲上将并没有简单地从战争过程、武力配备、战术应用等方面反思,而是深入去反思当时中日两国的制度、战略、信仰、国运;从文化、人的群体面貌等因素中找到问题本质。

我在大学毕业后去威海旅游,站在刘公岛制高点,抚摸着陈旧的大炮,依稀可见一百二十年前中日那场惨烈的海战。当年,洋务派引以为傲的北洋水师在此全军覆没。北洋水师中许多舰长都有过留学经历,李鸿章这位洋务派的代表人物可谓精英中的精英,所有的主力舰只也都是从欧洲购买的新型战舰,尽管如此,清朝的精英将领们的眼睛终还是没能向外看。这是一场农民与现代军人的战争。

当我们回溯历史,我们不得不感慨:甲午海战之败,败在用昨天的观念在打今天的战争。毕竟那个时代的中国人,终究没能摆脱农耕文明思想的桎梏。一百二十年前,无数新事物如潮水般涌入中国,几乎与世隔绝了两百多年的中国人一时间茫然无措,只得依赖于旧有的观念与视角去观察全新的事物。而这么做的结果在今天看来也是显而易见的。

今天,我们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科技变革。如今的网络技术,已经从PC互联网发展到移动互联网。越来越多的人们开始使用移动终端连接网络。但是,很多产品开发者们却犯着一百二十年前那些洋务精英们犯过的错误——“失败的军队是用昨天的观念在打今天的战争。传统的开发模式、商业模式等在PC互联网时代来说是不错,但移动互联网时代已然和PC互联网时代不同,技术变革几乎以颠覆性的速度和思路在不断演进,人们需要的不仅仅是飞快的网速与绚丽画面的效果,更重要的是方便、快捷、智能的产品和全新的移动网络生活方式。而这恰好就是移动互联网发展的本质需求。

可惜的是,目前还有很多产品的理念尚停留在PC互联网时代,但这些昨天的观念终将成为产品和技术发展的阻碍。我们更应该先思辨,用未来思维应对未来发展。

文章内容

反思甲午:不能只怨军队无能,是国家之败

/张耀杰

 

 


刘亚洲:习主席说,历史是现实的根源,任何一个国家的今天都来自昨天。甲午战争是一场深刻影响和改变了两个国家命运的战争。对中国而言,这场战争的历史深刻性在于两点:一、战争失败了,但失败的原因至今仍在追问之中;二、战争虽然早已结束,但战争的伤口并未愈合,仍然横亘在历史和现实之间。对这场战争疑问的解答,构成了我们民族进步的阶梯。

甲午战争日本的胜利是制度的胜利。大清帝国的失败是制度的失败。鸦片战争一声炮响,唤醒了清朝的同时也唤醒了日本。中日两国同时走上了改革开放的道路。但两个国家学习西洋文明,一个从内心革新变化,另一个则止于外形。福泽谕吉说,一个民族要崛起,要改变三个方面:第一是人心的改变;第二是政治制度的改变;第三是器物的改变。这个顺序绝不能颠倒。如果颠倒,表面上看是走捷径,其实是走不通的。日本就是按照福泽谕吉这个顺序走的,而清朝则反着走。结果一个成功了,一个失败了。

记者:当时清朝有句口号叫中学为体,西学为用

刘亚洲:中国古代文明太灿烂了,反而成了我们的包袱。日本从来不是领导世界历史文明潮流的强国,因为它缺乏文明的原创力,这反而使它在全面西化时能够轻装上阵。况且日本是个爱学习的民族,谁强跟谁学,而且学得有模有样。当年它被唐朝打败之后,立即派出大批遣唐使。二战结束后,东京的废墟瓦砾还没清除干净,裕仁天皇就签发了向美国派出留学生的诏令。所以,明治维新短短30多年时间,便把日本变成了一个现代国家。日本与清朝的对决,是一个现代国家与前现代国家的对决。

记者:您说当时日本已成为一个现代国家,有什么标志?

刘亚洲:最主要的标志是人的觉醒。日本秉承中国文化上千年,其国家形态与它的母国是一样的:人民只有宗族意识,没有国家意识。那时候西方传教士到中国和日本来,都一致承认中日两国人民的忍耐与坚忍无与伦比,但另一个印象就是麻木不仁,对压迫逆来顺受,毫无主动性和创造性。西风东渐之际,日本人断然斩断了上千年的文化脐带,脱亚效欧,加入了西方的发展行列。人民变成了国民。

百姓是不是国民,有两条重要标准,一是有没有权利,二是有没有财富。明治维新时,日本还搞了自由民权运动,其核心是纳税人的参政权。日本走了和清朝洋务运动相反的路,鼓励民间资本。有了国民,就有了真正现代意义上的国家。反观大清帝国,当日本在不顾一切地调动和激发全民族的创造力的时候, 清朝则不顾一切地将民间思想火花扑灭于萌芽之中。战争从来就不是老百姓的事,甚至不是军人的事。

记者:一切事情,核心因素是人。

刘亚洲:梁启超说:今日世界之竞争,不在国家而在国民。日本自然资源实在匮乏,所以就最大限度开发人的资源。它首先抓的是对人的教育。这里说的教育指的是欧化后的新式教育,它完全不同于日本唐化后的旧式教育。甲午战争10年后,日本又打赢了日俄战争。日本天皇说,赢了这场战争,他最应当感谢的是日本的小学教师。教育的革命带来了思想的革命,对一支军队而言,思想才是真正的撒手锏。



 


 

 
 
 

战略

刘亚洲:甲午战争其实也是中日两国发展战略的对撞。19世纪中叶,西方列强入侵东方,亚洲各国相继沉沦,只有中日两国奋起自强。中国发起洋务运动,日本搞起了明治维新。洋务运动的倡导者和参与者在建立现代国家的努力上,与日本明治时期那代人一样值得尊重。问题是,东亚狭窄,容不下两个国家同时崛起,这就决定了中日间必有一战。日本对此认识得非常清楚,而清朝则懵懵懂懂。中日双方都在西方船坚炮利的逼迫下进行战略转移。日本实现了由传统战略向现代国家战略的彻底变革。相反,清朝在确立具有现代特征的国家战略上始终裹足不前,直到国家覆亡,都没有制定出现代意义上的国家战略。

记者:这告诉我们,任何时候,最重要的是要有清晰的战略。

 


刘亚洲:首先是要有战略意志。日本是个岛国, 它始终认为自己的出路在大陆。为了踏上列岛西边这片大陆,它已经准备了上千年。历史上的日本有两个特点:一、一旦权力集中,就要征韩;二、每一次自然灾难之后,就会出现要求对外动武的声音。大陆情结贯穿了日本历史的始终。

其次是战略眼光。要看得深、看得远。甲午战争既是中日双边冲突,又是大国博弈的产物,对国际格局的影响至今未消。1853年,英国在克里米亚战争中战胜俄国,堵住了俄国南下的道路。不久后,左宗棠收复新疆,也让俄国在中亚方向无所作为,所以它掉头东进,这就与日本发生了冲突。甲午战争后,日俄冲突成为必然。10年后,双方爆发了被西方称为第零次世界大战的日俄战争,这场新列强战胜老列强的战争,催生了日后的俄国十月革命,对世界大格局产生了更为深远的影响。

记者:请您谈谈清朝的军事战略。

 


刘亚洲:军事战略是国家战略的一部分,应当服从国家战略。但如果军事战略出了问题,仗打败了,这个国家的国家战略也就完了。即使国家战略正确,没有正确的军事战略配合,国家战略照样无法实现。纵观当时中日两国的国家战略,最能说明这一点。清朝经过30年洋务运动,迎来了千载难逢的战略机遇期,将强未强。清朝的首要目标是确保战略机遇期不失去。日本则强调强兵为富国之本,而不是富国为强兵之本8次扩充军备,准备举国发动,国运相搏。谁的国家战略目标正确,一目了然。但战争结果是,正确者失败,错误者胜利。差距就在军事战略上。

清朝经过了30年的军事变革,建立了一支表面上的新式海军和陆军,但它的军事变革是失败的,主要是观念落后,从根子上没有能够摆脱农耕文明的桎梏。农耕生产方式要解决的问题首先是天下太平,农耕文化的眼睛是向内而不是向外看的。清朝内斗那么激烈也是农耕文化的产物。因此,北洋水师虽然拥有世界上最先进的铁甲舰,奉行的却是长期防御性战略。我曾为北洋水师在全部海战中没有击沉过一艘日舰而震惊,后来我想透了,这丝毫不奇怪。全世界的鸡蛋联合起来就能够打过石头吗?退一步讲,即使是防御,第一道防线也应该在对马海峡展开。反观北洋水师,只敢在大陆沿海做些机动。作为失败的典型,这支水师实在太成功了。

记者:清朝的军事变革还有什么问题?

刘亚洲:还有两点,第一是没有现代军事思想家,无法进行战争的顶层设计。中国一贯有轻视军事思想家的传统,兵书是不登大雅之堂的。 第二是难以冲破利益的藩篱。清朝的新军本来就是在湘军、淮军基础上组建的,门户对立,内斗激烈。

信仰

刘亚洲:甲午之败还是文化之败。了解一个民族首先要了解其文化,文化的核心是精神,精神的核心是信仰。要知道一个国家未来向哪里去,可以先通过基因分析,基因决定了一个民族的特征、发展和变异。分析甲午战争,同样必须分析双方的基因,才能透过现象看清本质。

记者:日本似乎也没有宗教。

刘亚洲:对,日本对外出口一切,但独不输出或输不出宗教。然而,日本人有信仰。日本的武士道精神,最初来源于中国春秋战国时代的豪侠人格。石原莞尔认为,中国原先也是有武士的,但这种武士在宋朝以后永远消失了。中国的武士在日本得到发扬光大。日本神道最强调在日本才是一种宗教,并成为超越其他一切宗教的思想。武士道精神加上对天皇的忠诚,使日本出现了一种畸形的信仰,将死亡视为解脱。这种信仰调教出来的人,在侵略战争和屠杀中是不会有任何道义和怜悯的。

 


 

国运

刘亚洲:甲午战争的失败导致了中国人群体意识的觉醒,直接导致了辛亥革命的发生。1894年(甲午年)6月,时年28岁的孙中山上书李鸿章,指出器物层面改进不足以胜西洋,结果不被采纳。3个月后,黄海兵败。同年11月,檀香山兴中会成立。次年2月,香港兴中会成立。兴中会就是同盟会的前身。同盟会成立几年后,清朝被推翻。1919年因为不满日本强加给中国的所谓“21,北京爆发了五四运动。之后,中国共产党诞生了。从此,中国历史开始了伟大的转折。从另一个意义上讲,我们还应当感谢日本。中国是日本最早的老师,日本是中国最新的老师。没有甲午一役,中国还不知道要再沉睡多少年。

   节选自文章《反思甲午:不能只怨军队无能,是国家之败》

参考消息网

前沿杂志
互联网前沿42

无人驾驶汽车正从科幻变成现实。作为第二次机器革命(即如今的人工智能变革)的重要产物和标志,无论从未来5年、10年抑或20年来看,无人驾驶汽车都可能产生巨大影响,这些影响牵扯到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需要政策制定者现在就开始绸缪无人驾驶汽车的未来并应对其潜在影响。

2018-07-11

全站精选